新闻咨询

主页 > 新闻咨询 >

十年扶贫济困 广东各级共认捐257亿元

  2010年6月,国务院批复同意自2010年起,每年6月30日为“广东扶贫济困日”,它是全国首个以扶贫济困为主题的省级专项活动日。今年的6月30日,是第十个“广东扶贫济困日”。过去连续9年的“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全省各级共认捐257.36亿元。

  当日晚上,汕尾体育馆内灯火通明,5000多个座位座无虚席,汕尾市“扶贫济困”活动在这里隆重举行。当主持人宣布,香港恒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恒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龚俊龙、林婵娟夫妇捐赠两亿元建设陆丰甲子镇中学新校区,当汕尾市委书记、市长从龚先生夫妇手中接过捐赠的支票大牌时,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作为从广东成长起来的企业,佳兆业集团已经连续9年参加“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累积投入超过4亿元人民币,资助过惠州、河源、江门、茂名、湛江、潮州、揭阳等地区的40多个贫困村。

  每年“6·30”组织开展扶贫济困捐赠活动,广东证监局积极引导辖区上市公司和证券期货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履行社会责任,助力脱贫攻坚战。近三年来,辖区累计268家上市公司、证券期货机构和超过4021名从业人员向广东省扶贫基金会捐款,累计投入下西村的帮扶资金超过800万元。

  据广东省“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办公室统计,过去连续9年的“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全省各级共认捐257.36亿元。主要用于帮扶我省贫困人口和贫困村扶贫开发项目,为我省脱贫攻坚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和保障。

  事实上,不仅仅是捐钱,企业的帮扶手段也在不断创新。在今年的金交会开幕首日,粤财控股旗下粤财信托在现场举行了“定点帮扶1号慈善信托签约仪式”,携手广东扶贫开发协会设立400万元的扶贫慈善信托,用于省定贫困村的精准帮扶,这是粤财控股多年参加“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以来的一次新探索,即慈善+金融扶贫新模式。

  社会组织扶贫是广东社会扶贫的一支重要力量,经过省委、省政府多年的培育和扶持,已经发展成为政府扶贫的重要补充。

  仲夏夜慈善音乐会、“结善缘·救病童”义拍义卖慈善会、“爱满罐”项目、爱心直达基金……一连贯充满文艺气息的项目名称,是广东公益恤孤助学基金会历经十年心血培育起来的社会资金募捐平台。通过这些平台,早在2015年,该基金会就累计募款8708万元,资助了广东省35个县(区、市)19239名孤贫学生,救治了502名患白血病、地贫、先天性心脏病等病童。

  广东省扶贫基金会是省委、省政府扶贫济困工作的重要平台。从扶贫开发、扶贫“双到”(规划到户、责任到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到贫困村新农村示范村建设,该基金会分发挥扶贫济困公益平台服务功能,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踊跃捐赠,汇社会之力、聚各方之财,为社会各界扶贫捐赠做好服务,潜心致力于全省扶贫济困事业。截至目前,扶贫基金会累计接收爱心企业、爱心人士、机关团体捐款近70亿元。

  “大爱救心”助医项目开展12年来,共救治先天性心脏病患者6600名,医院为患者减免医疗费用近9000万元,总会投入帮扶救治费用2900多万元;“微笑列车”项目,11年间共完成先天性唇腭裂手术9000多例;慈善药品援助项目,至今已发放各类药品349791盒,折合人民币44.8亿元,救助患者130346人次……翻开广东省慈善总会的“账本”,它发挥慈善优势,助推精准扶贫的优势和效果一目了然。

  除此之外,广东省红十字会、广东省老区建设促进会等,也依托自身优势资源在广东社会扶贫格局中发挥着独特功能。项目的播种机、信息的交换机——在广东,扶贫社会组织正在成为社会扶贫的网络编织者、资源集散者和品牌塑造者。

  扎根于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广东省扶贫开发协会,在服务企业、服务政府、服务群众中积极探索,走出了一条新路。该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钟韶彬总结为,一是搭建桥梁服务企业;二是承接职能服务政府;三是关爱民生服务群众。

  到去年12底,协会成功引进扶贫企业500家,落地扶贫项目1000个,引导社会资本投入近50亿元;培育产业扶贫示范基地100家,直接或间接带动贫困村1000个,关联农户20万户(其中贫困户7万户),户年均增收超过20000元。

  随着脱贫攻坚进入关键期,全省各地也涌现出创新的探索和实践。如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董事、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邓锦先在多年的扶贫工作中,创造性实施了“中西医结合疗法”,即对贫困户危房改造、村小学安全设施、村民用水用电、交通等紧急问题采取“西医疗法”,尽快解决、早日见效;对思想观念转变、村容村貌整治、发展集体经济等工作则采取“中医疗法”,有序开展,标本兼治。

  此外,我省特别强调今年的“6·30”活动捐赠资金要聚焦2019年基本完成脱贫任务、2020年全面高质量完成攻坚任务,重点聚焦我省老区苏区、少数民族地区,主要用于直接促进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兼顾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保障等,支持我省建档立卡贫困村建设、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增收脱贫和东西部扶贫协作,为今年的“6·30”活动赋予了新的内涵。

  在开发式扶贫早已成为常态化扶贫模式的情况下,引入社会力量参与也必不可少,“社会力量特别是涉农性企业的积极参与和深度介入,有助于提高贫困地区和贫困户的市场生存能力,有助于提高农业产业化水平,有助于更多社会资本关注和支持农村发展。”钟韶彬说。

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二维码